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久 雨 酣 晴

一 缕 阳 光 万 树 鸣

 
 
 

日志

 
 

原创:忘不了——在爸爸身边度过的那个暑假  

2008-05-03 11:55: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不了——在爸爸身边度过的那个暑假

 

 



  人的一生大概会度过多少个假期?恐怕谁也无法算清。但一个学生在学校读了几年书,度过了几个寒、暑假?这恐怕谁都能数得清吧?可是否每个假期都过得有意义?是否每个假期里都会发生一段或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那就见仁见智了。而我的学生生涯中,我觉得我所有度过的假期都无法比我小学一年级的暑假更让我记忆犹新,因为——那不仅是我平生唯一的一次在爸爸身边渡过的暑假,而且是一个特殊的、有意义的暑假.

   由于我的父母是双职工,平时单位工作都很忙,家务事儿就只有请了一个保姆来打理。要是我和姐姐上学的日子保姆的担子还轻松一点儿,可到了假期就比较恼火了,保姆一个人要围着我们三姊妹转,当然就有转不过来的时候。为了给保姆松包袱,也碰巧爸爸的单位要去修建小洛铁路,于是我就被“点将”随爸爸去他参与修建的小洛铁路工地度假,而姐姐就留在家里帮助保姆照顾妹妹。即使我当时十分的不愿意,可也奈何不了三位大人的一致通过的既合情又合理的最佳安排,我不得不放弃与刚建立起友情的同学们一起玩耍的计划,乖乖地答应随爸爸一同前往。

   到了出发的那天,爸爸领着我,和他的同事们坐着火车先到了綦江,然后再转小火车到三江,由于那时交通非常闭塞,去三江的小火车一天就只有一班,而且是在我们乘坐的火车到站后十来分钟小火车就会开,所以在綦江下车时为抢时间,爸爸和他的同事们就没从靠站台这边下车,而是选择从旁边那道门下去,由于没有站台,车门离地面非常高,爸爸怕我自己跳下去会摔跤,就自己一手提行李,一手抱着我跳下去,结果是我们一起摔倒。爸爸在摔倒的同时为了保护我就用他的胳膊撑在满是碎石的地上,当时胳膊就被碎石磕了很深的伤口,但他顾不得疼痛,爬起来抱着我又往小火车那边跑,当我们上车刚坐下,火车就开始启动了,这时爸爸的同事们才发现他的胳膊在流血,就赶紧请随队医生给包扎了一下,可是由于天气热,当天傍晚到了三江火车站以后还走了很远的山路(我早已趴在爸爸的背上睡着了,一路上都是他背着我走的)才到达目的地,第二天一早,爸爸把一切安顿好以后去换药,才发现伤口发炎了,我已不知爸爸的伤什么时候好的,但我知道,他的右手胳膊永远地留下了一道疤痕。(这道疤痕镌刻在我童年记忆里已无法抹去。)

   到了三江后,我和爸爸他们一起住进了他们自己搭建的工棚里。由于爸爸当时是助理工程师,又是工长,工人们就在靠里面给他安了一张床,同时他们又在床的旁边铺了两块板子,虽然稍微矮一点,但铺上凉席还是很舒服的,这就算是他们优待我的“儿童床”了。工人们考虑到我爸爸是脑力劳动,休息时特别需要安静,便在他们和我们之间竖着立了几块木板作“屏风”,爸爸再用了一床旧床单做门帘,这样我们里面就别有洞天,爸爸即使要加班绘图和我做作业都不会受到外面的干扰了。可是因为去的工作人员里边就我爸爸一个人带着我,没有小孩,那我做完作业还有那么长的时间怎么打发呢?(我当时无法体会我爸爸带着小孩去工作的那份拖累之苦。)看着我噘着嘴不高兴的样子,爸爸便笑嘻嘻地安慰我说:“别忙啊,你看我们刚来,工作都还没开始呢,过两天吧;过两天这里一定会有许多小朋友来找你玩的。”

   可不,当后来爸爸他们开始投入紧张的工作后,当地老乡和他们的孩子觉得修铁路很稀奇,便都跑来看,慢慢地那些孩子发现了大人堆里的我,于是就开始来找我玩儿。起初大家还有些羞涩,可时间长了,就彼此的熟悉了起来。我把自己从城里带来的糖果拿出来招待他们,把家里带来的“洋娃娃”给他们玩,还把我带的好多小人书借给他们看,他们都非常喜欢我,也给我带来他们家的桃子、李子、苞谷、葵瓜子等礼物。尤其是丫丫和毛头两姊妹,他们把自己家做的新鲜的”麦耙”送给我吃。(那是当地老乡为节约粮食,把新鲜的麦子打碎以后就不脱皮,混合的把它发酵后用荷叶包起来放在锅里蒸,蒸熟以后颜色呈深褐色,味道带酸而回甜。)我当时看他们拿来觉得黑黢黢的挺粗糙,还不愿吃,在看他们吃起来那么香甜后,才开始一点一点的吃了起来。慢慢的,我就咀嚼出了其中的滋味,感觉到它的香甜在口中逐渐蔓延,耐人寻味,就像这山里的风光,一旦迷上了,就永远无法忘却。

   由于我们都是孩子,贪玩是我们的天性。当我们彼此熟悉后,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玩。可农村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不太一样,就是他们必须要参加劳动,待把自己该干的活干完了后才能有时间玩。我有时候就只好去地里等他们,有时候就跟毛头丫丫他们去地里捡谷粒,这是我在城里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我们一大群孩子跟在大人的后面捡他们鞑谷时洒落在地的谷粒,天上太阳火辣辣的,烤得人都要冒烟了,田里飞扬的谷灰洒落在我们脸上身上,弄得浑身痒簌簌的,很难受。这时毛头就到藕田里摘一大片荷叶叫我顶在头上,然后叫我坐在旁边的树荫底下歇凉,他们自己又弯着腰顶着烈日跟随着大人们辗转着。直到这时我才悟到了爸爸平时教我和姐姐读的唐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其中的含义,并告诫自己回到城里后一定要告诉其他小朋友粮食得来是多么不易,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

   记得有一次丫丫在割谷子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自己的手,当时就鲜血直流,我在旁边吓坏了,忙叫丫丫去医院包扎一下,丫丫摇摇头说不用,这时她爸爸见状走了过来,拿了几根谷草烧成了灰,抓起就往丫丫的伤口上敷,我忙说;“叔叔,不行的,丫丫的伤口会发炎的。”她爸爸笑着说;“没事,只要止住血就没事了,我们这些农村娃儿比不得你们城里娃儿娇贵哟,你看,没流血了吧?”嘿,我一看,丫丫的手真的没有流血了,那谷草烧的灰还真灵呢。看到我惊奇的样子,丫丫爸爸继续说:"其实这没有什么,我们乡下人一天到晚在劳动,哪有不磕到碰到的呢?磕到碰到都不算什么大毛病,不需要上医院,于是我们就发明了一些土偏方,嘿,还真管用呃。?”看到丫丫爸爸眉飞色午的样子,我虽然不懂劳动人民的智慧之类的道理,但我还是对丫丫爸爸充满了敬佩,对自己平时的骄气感到羞愧。由于丫丫平时还要帮她妈妈做家务事,所以她就不能常出来和我们玩,只是有时候她在晚上做完事以后,就会叫上毛头陪她到工棚里来找我,玩玩我的“洋娃娃”,看看我的小人书,他们还特别喜欢在晚上听我给他们讲城里的故事,讲我的家庭,讲波光鳞鳞的嘉陵江和蜿蜒漫长的长江,讲雄伟壮观的缙云山和风景迤逦的南山,讲“动物园”里凶悍的老虎和机灵的猴子,讲得最多的,还是我的老师和我和同学们之间的故事,讲到煽情的地方我发现他们聚精会神倾听的模样充满了羡慕和想往,我便非常得意,而每当这个时候,爸爸便催促我睡觉,他们见不得已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第二天一早,当金色的阳光均匀地撒满大山,亲吻着山里每个角落的时候,我又在一片劳动的号子和夯声中开始帮助毛头他们摘桃子了。我们摘完以后他们还要拿到镇上或更远的火车站去卖掉,卖来的钱就用作缴纳他们自己的学费。由于是夏天,山里的农作物和野生植物多,晚上被露水覆盖和浸润后,到早晨露珠还挂在树叶和小草上,到处是湿漉漉的沁人心脾的感觉,我那时虽小,还不懂得什么诗情画意,更不懂得什么人文景观,只知道山里的空气好,风景美。更重要得是,山里比城市更广阔、更好玩!(我真后悔没有让姐姐一块儿来,不然的话 ,她也会有我一样的喜欢上这里。)看到“毛头”和其他小朋友一骨碌就爬上树去了,我也想爬上去,于是我就学他们的样子,抱着树干往上爬,但爬一两步就滑下来,爬一两步就滑下来,我想肯定是穿着凉鞋的缘故(因其他小朋友都打的赤脚)就脱下鞋来又开始爬,可还是滑下来了,毛头和其他小朋友看见我那么笨,就一边笑话我一边过来帮助我,我不服气也不行,全靠他们托的托,拉的拉,终于连拖带拉的帮我拽上了树。那种站在树上回眸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让我神气极了。每当摘完后他们要赶去卖桃时,还忘不了让我给大人们带一小筐回去,看到爸爸和其他叔叔吃着我亲手采摘的桃子表扬我能干的时候,我就骄傲自己也能通过劳动给他们带来快乐了。

   有时候小朋友家里有事不能来约我玩的晚上,爸爸要绘图,其他叔叔有的也在加班,有的在下棋、聊天,没有人理会我这个小孩,我就感到孤单极了。孤单的时候我就坐在工棚的门外开始想家,想没有爸爸和我的家。望着眼前的一座座黑黢黢的大山,我的思绪在月光的陪伴下,飞翔到遥远的嘉陵江畔一幢陈旧的、奶黄色的楼房里,那里有我的妈妈、姐姐、和妹妹,还有我喜欢的青梅竹马的伙伴们,连平时爱管束我的令我有些厌烦的保姆,想起来都感到那样的亲切。当爸爸发现我不在屋里出来找我的时候,看到我独自在哭泣,知道我想家了,(其实爸爸他们为了祖国的建设,一年四季跟随工地辗转,他们又何尝不想念自己的家呢?)爸爸便忍着自己心中思乡的酸楚,抱着我给我讲故事,逗我开心,我常常是听着爸爸用浓浓的山东口音给我讲他小时侯在发生在家乡的一些故事,也讲抗战时期他随学校流亡步行到四川时一路上所发生的事情,还讲“保葫芦的秘密”,“阿里巴巴的故事”等一些好听的童话故事。常常是爸爸一边讲着,我就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什么思乡,什么惆怅,统统都搞忘了,和爸爸吃完早饭以后,他去上班,我又出去找小朋友们玩去了。

   有时遇到星期天或是下雨的天气,我们不方便出去玩,有些小朋友就会到我们居住的工棚来玩,我爸爸带的徒弟、技术员小丁叔叔见他们来了,就会拿出他自己的花生、瓜子等等招待他们,小朋友和我都非常喜欢他,有时见雨停了,小丁叔叔叫我们端着他的洗脸盆到工地附近的李子树上去摘李子,有时候摘了一大盆回来我们还吃不完,就留着等爸爸和其他叔叔们回来吃。小丁叔叔还会吹笛子,我和小朋友做游戏的时候,经常见他一个人对着大山吹一些我听不懂,但觉得很好听的曲子,其他叔叔还给他开玩笑,说他:“想媳妇了”。我问过我爸爸:“媳妇”是谁呀,小丁叔叔吹笛子为什么要想“媳妇”呢?爸爸听了哈哈大笑,说我不懂,只有将来长大了,就会慢慢地明白的。

   一天晚上,我和小朋友分手后回到工棚,爸爸笑眯眯地告诉我,明天他要休息,他和小丁叔叔他们一起,带我去附近镇上赶集,叫我早点睡。我听了很兴奋,因为和爸爸来到这里这么久了,爸爸都还没有带我出去玩过,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叫赶集,但我知道爸爸说休息,肯定是带我去玩去了。于是我赶紧洗了脸脚,乖乖地上床睡了。天刚朦朦亮,爸爸就把我叫了起来,说走早一点凉快,我赶快起来洗脸漱口,还没忘记背上我的小书包,因为我要给小伙伴们带礼物回来。

   一到了镇上,我便无师自通的领悟了“赶集”的意思。一条不太宽却很长的街道上人头攒动,街两边的房子前摆满了买卖东西的人,他们有的背着背篓,有的挑着箩筐,你来我往地拥挤着,有的相互打着招呼,有的扯着嗓门大声吆喝 ,这此起彼伏的喧闹声使得这镶嵌在大山之中的小镇沸腾了起来。我揣着满心的兴奋,跟在我爸爸后面 ,学着大人的模样,东摸摸、西看看,还忙得不亦乐乎的。当看到小丁叔叔去为我买炒南瓜子时给以为大娘讨价还价时认真的神态,我觉着有趣极了,原来赶集这么好玩,今后我一定还要来。到中午了,爸爸他们就近找了一家临街的墙上挂满了苞谷、丝瓜、辣椒的充满乡土气息的餐馆就餐,由于当时正值自然灾害时期,粮食都很紧张,平常想吃肉是根本不可能的,可就在这小餐馆里,我尝到了久违的肉香!当时爸爸他们点了几个菜,要了一些酒,一边着划拳,一边喝着酒,一边摆着“龙门阵”。我就跪在长凳子上吃着饭,大口嚼着肉,嘴角还淌着油,看着大人们高兴,我的心里也惬意极了。回去的路上,小丁叔叔他们借着酒劲儿,在满树绿荫的遮蔽下,在满山蝈蝈的助兴中,尽情的唱起歌来,什么“红梅花儿开”、什么“喀秋莎”,什么“共青团”之歌,一首接着一首,其实那叫什么唱啊,完全是在吼,那跑了调的合声在大山里久久回荡,也在我幼小的脑海里储存。直到长大了我才明白,原来那是小丁叔叔们在释放他们的青春啊!

   不知不觉就到了要开学的时间,暑假即将结束,也就是说,我就要和小伙伴们离别了。爸爸因工作忙还不能送我回去,就只好托熟人带我回去,正巧公司里需要他们工地的一些资料让小丁叔叔送去,(那时还处于比较原始的工作状态,别说是电脑、传真等没有,就是电话都少得可怜。)爸爸就委托他顺便把我带回家去。

   当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要离开这里,毛头和丫丫还有好多小朋友都到工棚里来看望我,还送来了桃子、李子和丫丫妈妈亲手做的”麦耙“,整个工棚里都洋溢着桃李和“麦耙”的清香。我馋得刚想拿起一个麦耙“来吃,就被爸爸制止了,“还是给你姐姐他们带回去吧,这可是毛头他们的礼物呢。”当毛头他们有些不忍地和我告别时,我和爸爸一起到工棚前送他们,看见他们的身影在崎岖的山路上逐行渐远,我的眼泪不由得夺眶而出,因为我不知经后是否还会来到这里,我也不知道经后是否还会和他们见面,但我知道我和他们之间已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身上的纯朴憨厚,吃苦耐劳已深深吸引了我,我已在与他们的玩耍中逐渐的融入了他们的生活。我实在不愿意和他们分离,但因为我们都要上学,分离是必然的。我已把我的“洋娃娃”送给了丫丫,把我的小人书送给了毛头和其他小朋友,并把我家的地址留给了他们,叫他们有空给我写信。在这月圆风轻的夜晚,在这万籁俱寂的山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惆怅的滋味。(其实那时的我是不懂这个词的)

   当小丁叔叔带着我风尘仆仆地回到了我久违了的家里,姐姐妹妹和小伙伴们见了我都非常高兴。妈妈她们忙着招待小丁叔叔,并询问我爸爸的一些消息。小丁叔叔一一告诉了她们,并说爸爸一直要忙到“国庆节”才可能回来休假。这时来串门的邻居们都说我黑了胖了,像个农村姑娘。小伙伴们听了就村姑、村姑的使劲叫着、闹着、笑着、疯着……我妈妈也说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小丁叔叔见天色已晚,便提出告辞,小伙伴们也逐渐散去。直道这时我才把我和爸爸都不舍得吃的“麦耙”拿出来,让姐姐她们吃,可她们一见黑黢黢的便都说不吃,我告诉她们很好吃的,坚持让她们吃,姐姐只尝了一点,连说不好吃,妹妹见状便用鼻子闻了闻,也摇头说不好吃,我又让妈妈她们吃,可她们也说不饿,不想吃了。保姆还说天气这么热,可能都已捂坏了,最好都不要吃了,免得拉肚子。说着就准备把它们仍了,我见状忙大声说“没有坏,“麦粑”恁个好吃,我和爸爸都舍不得吃专门留给你们,你们要不喜欢吃我就自己吃”!保姆见状便说“好嘛好嘛,不丢了不丢了,留起你各人可要吃哟。”说完她们便各自睡觉去了。

   夜,已经很深了,我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此时窗外的月光正透过窗棂访问着桌上“麦耙”,也唤醒了我的记忆。毛头他们送“麦耙”时的情形又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想到他们做“麦耙”时的辛苦,想到他们送“麦耙”时的真诚,想到爸爸都不舍得让我先尝一口而让我把它们全带回家,想到“麦耙”到家后现正在经受的冷落,我的心里又被“惆怅”塞满,我多么想念白天在工地上忙碌而夜晚要忍受想家之苦的爸爸,多么想念在闭塞的大山里向往城市喧哗的丫丫毛头和许多的小朋友们,我多么想念……当我的想念终于被困顿和疲倦中止时,我眼角便挂着“惆怅”的泪珠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我又看见了赶集的爸爸和叔叔们,看见了在地里捡着谷子,在树上摘着桃子的丫丫毛头和小伙伴们,看见了我和他们一边做着游戏,一边听着小丁叔叔吹着悠扬的笛子,还梦见了小丁叔叔娶的“媳妇”……我梦见我自己舒心的笑了,因为——我认识了毛头丫丫和许多的小伙伴。因为——我享受了劳动给我带来的快乐。因为我在爸爸的身边,度过了一个极富意义的暑假——那是我小学一年级的暑假!

 

 

  评论这张
 
阅读(718)|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